新闻是有分量的

假车祸骗保引发的生死悲剧

2018-10-14 02:13 栏目:澳门葡京娱乐

  湖南一男子假死骗保 反致妻子带儿女自杀 该男子在向警方自首前通过视频忏悔
  假车祸骗保引发的生死悲剧

戴兰兰带儿女在这里投湖自杀

监控探头拍下戴兰兰和儿女最后的影像

  在外人看来,戴兰兰与何勇比较恩爱

  湖南娄底新化县的一起骗保案引发社会关注。9月19日,31岁的戴兰兰(化名)的爱人何勇(化名)突然失联,往日恩爱的夫妻毫无预兆地失去了联系。几天后,戴兰兰得到消息,有关部门在资江里找到了何勇之前驾驶的一辆小轿车,何勇本人下落不明。多日的搜寻未果,让戴兰兰以为爱人已经不幸遇难。10月10日,在留下绝笔信后,她带着一双儿女投湖。

  然而,随后而来的反转,让人有些猝不及防。12日晚,新化警方通报称,戴兰兰的爱人何勇已经向警方自首。经查,何勇此前购买了一份保额为100万元的意外保险,为此他制造了车辆沉入江底的假象,“企图骗取保险金”。而据知情人透露,何勇所购买的保险,受益人正是妻子戴兰兰。

  骗保

  为还网贷假造事故现场

  爱人何勇的失联,多日的搜寻未果,让戴兰兰以为爱人已经不幸遇难。10月10日,她带着一双儿女投湖。

  戴兰兰的表姐戴小燕(化名)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何勇失踪前曾联系过自己。“最后一次联系是9月18日那天,当时他在电话里说,有些事就要男人承担,让我照顾好戴兰兰和两个孩子,我当时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。”

  10月12日,湖南娄底新化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,何勇已经赶到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。经查,何勇为逃避十余万的网络贷款,于9月7日,瞒着妻子戴兰兰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了一份赔偿金额100万的人身意外险。9月19日凌晨,何勇利用借来的车辆在新化县曹家镇城坪村资江河段伪造坠河现场,制造车??送黾傧螅?笸计?”O战稹D壳埃?斡乱岩蛏嫦庸室饣倩挡莆镒锖捅O照┢?锉还?不?匦淌戮辛簦?讣?诮?徊降鞑榇?碇?小>莸钡匾晃恢?槿送嘎叮?斡鹿郝虻陌偻虮6畹谋O眨?芤嫒苏?瞧拮哟骼祭迹??谴骼祭级源瞬⒉恢?椤5弥?薅?劳龅南?⒑螅?斡乱丫?览#??侥壳罢?诙云浣?行睦硎璧肌?/p>

  有村民告诉戴家人,何勇失踪的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新化县的一个同学家中。还有村民声称,曾在11日人们发现戴兰兰和她的子女的尸体后,在打捞尸体的大堤上见过何勇。但这些消息,均没有其他信源可以证实。

  戴家人告诉北青报记者,何勇此前曾经提到过,给自己还有戴兰兰和大儿子都买了保险,“险种好像是大病险还是意外险,小女儿因为患有癫痫,被保险公司拒绝了”。

  对此,戴家人表示不解,“他们的生活已经到了四处借钱的程度,作为一个乡下人,怎么可能拿几千几万的钱去买保险?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  投湖

  两个孩子相互抱在一起

  戴兰兰坠湖的位置,距离晚坪村大约有3公里的距离。事实上,戴兰兰并不是晚坪村人,她生长的团结山村距离这里有近20公里的山路,晚坪村是丈夫何勇的老家。2013年,何勇和戴兰兰经人介绍相识,并很快结婚。2014年,两人的大儿子出生,第二年,夫妻俩又添了一个小女儿。

  距离母子三人投湖的位置不远,就是戴兰兰大儿子所在的幼儿园。10月10日中午,她像往常一样,带着女儿去幼儿园接大儿子放学。但出门后却没有回家,而是携子女一起走向了湖边。因为处于摄像头的死角,三人坠湖的瞬间并没有留下任何视频记录。但路边的摄像头拍下了戴兰兰带着儿子和女儿走向湖边的画面。

  戴兰兰的姑姑说,10日中午,家里人就开始在湖边搜寻,直到第二天才在岸边发现了戴兰兰和两个孩子的尸体。“找到他们的时候,两个小孩儿相互抱在一起,戴兰兰就在距离两个孩子不到一米的地方。”

  绝笔

  自称遭到婆家亲友责备

  在此之前,戴家人已对此有所预感。10日中午,家人在戴兰兰的朋友圈看到了一封“绝笔信”。信中提到,“人生苦短,但对于我来说却不苦不短,我是幸福地离开,追随爱的人而离开。说好一起慢慢变老,一起离开,怎么能舍得你单独离去呢?所以宝贝,老婆来陪你了”。

  看到她言辞中透露出想要“殉情”的意图,担心意外发生,家里人连忙联系了她,但迟迟没有回应。“最后大家认为戴兰兰最有可能在这里坠湖了,于是找来湖中的渔船搜寻,10日一直找到深夜,第二天接着找,最后在岸边找到了他们。”

  绝笔信的其他内容,将戴兰兰的死指向了婆家人的责难。戴兰兰在绝笔信中对丈夫倾诉道:“现在虽不知你是否还活着,但每天这样思念你,已让我没有活下去的念想,我更没有勇气承担外界的压力言论而活着。”

  如今,这份保留在朋友圈的绝笔信,成为戴家人愤怒的根源。里面提到,“失去心爱之人我已够痛苦,可还要承受有些人的嘴巴。何勇消失不见就把责任推向我,或许是因为我没有父母,才会这样对我吧,假如我有父母在的话,也许就不是这样的结果吧,所以我无话可说,这是我的命,我用命来结束这一切,以证明自己的清白!”戴兰兰在绝笔信中罗列了自己在丈夫失踪后受到的种种非议。

  说法

  死者表哥称欲起诉男方

  负责戴兰兰丧事的,是她的几个堂、表兄妹。而何家人在戴兰兰去世后,没有发声。何家大伯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一切等官方通报”。

  “活着的时候过的就不是人过的日子”如今成了戴家亲戚对何家的指责,戴兰兰的表哥甚至提出打算起诉何勇。但戴家人也承认,戴兰兰在世时,和丈夫何勇十分恩爱。

  据戴家人介绍,戴兰兰出生于1987年。在她两岁的时候,母亲就已经去世,10岁时父亲也因病离世。戴兰兰曾经有过一个弟弟,但是在很小的时候便夭折了。失去了父母后,戴兰兰靠着家族里的其他人养活长大,“但是那个年代,谁家里都不富裕,虽然是一家人,她毕竟总是在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。”戴兰兰的姑姑说,初中没有毕业,戴兰兰便离开家乡只身前往广东打工了,直到2013年认识了丈夫何勇。

  何勇是1984年出生的,结婚的时候已经29岁,在当地乡下已经算是晚婚。周围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,何勇家的经济情况在村里算是中下水平。结婚后,小两口曾一道在广东惠州打工,但时间不长。随着两个孩子先后出生,何勇和戴兰兰选择回湖南老家,不过没有回村,而是在新化县县城租了房子。平日里,何勇靠开黑车赚钱,戴兰兰则负责操持家务。

  在旁人眼中,何勇和戴兰兰的关系一直很好。小两口的日子虽然清苦,但经常会看见他们一家四口到附近的地方游玩。这一点戴家人也没有异议,“我们和何勇交流不多,但是他还是挺护着戴兰兰的,平时也比较恩爱。”戴兰兰的姑姑说。

  疑点

  夫妻俩曾多次向亲属借钱

  按照戴家多位亲属的说法,大约从一年前开始,戴兰兰经常和家里亲戚借钱。而且在戴兰兰微信朋友圈中所发的“绝笔信”中,也提到了从信用卡中透支数万元的情况。小两口何以欠了这么多钱,让亲属们十分不解。

  据晚坪村多位村民介绍,2016年左右,因为宅基地被收购,何勇和戴兰兰夫妇曾经分到过一笔30万元的补偿款。且戴兰兰结婚前,已经在外打工多年,有了数万元的积蓄。何勇每天在县城开车载人拉客,收入也还算是稳定。

  戴家人说,戴兰兰借钱时,家里人曾经问过她“怎么领了30万的补偿款,还要借那么多钱”,性格内向的戴兰兰每次都只是说丈夫需要,“有别的难处”。

 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周围人对戴兰兰“俭朴”的印象,“买件100块钱的衣服都要犹豫好久”。戴兰兰也在绝笔信中自述:“其实我每个月除了正常开支,我没有多花什么钱,不知你们为什么说我乱花钱。坦白讲,我非常相信何勇,我没有败钱,我也相信何勇,他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导致钱损失。”

  晚坪村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,何勇和戴兰兰夫妇的花销确实不少。一方面是因为大儿子在上幼儿园,花销较大,一个月光学费就要交2000多;另一方面,他们的小女儿一年多前被查出患有癫痫,每个月吃药也要1000多块钱。何勇拉活儿载客的车只付了2万元的首付,剩下的钱都是贷款。“但是即使这样,他们的存款加上他们的积蓄,也不至于在结婚这几年不仅没攒下钱,还欠了这么多钱啊。”一位周姓村民分析说。

  13日下午,晚坪村何勇家门口,聚集了很多戴兰兰的娘家人,他们跑到这里来的目的之一也是想问问何家人,何勇都把钱花到哪儿了,但是因为何家人一直没有露面,这个疑问始终没有被解答。

  进展

  涉事男子下跪忏悔

  13日晚,新化一自媒体发布了一段何勇在12日得知妻子及子女跳湖后的视频。视频中,何勇跪在草地中,一直在说“孩子,爸爸不该这样做的,爸爸愚蠢,隐瞒了你们”。何勇还在视频中表示,自己已经打电话自首,马上就要赶去警方那边。

  何勇自言自语说,每次自己走到一楼,孩子听到自己的钥匙声,就知道是爸爸回来了,“你们就搬条板凳到窗户边,说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”,而现在他的心都碎了。

  何勇称,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小女儿患有疾病,每个月都要去复查,医药费很多。还要还车贷,还有一家人的开支,“我自己也是一身病,为了躲债才制造了这个假象。以为我躲过去了就可以把你们接过去,我不知道你们妈妈真的对我这么痴情。”何勇在视频中哭着说,“下辈子不要选我这样的爸爸,保护不了你们。”

  追访

  嫌疑人是否构成骗保罪?

 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介绍,被保人意外身故理赔所需的材料包括:保险单原件、理赔申请表、授权委托书、被保险人的身份证明、受益人身份证明(必要时提供继承权公证书)、受益人户名的存折首页复印件、户口注销原件、火化证原件、死亡证明、意外事故证明、病情诊断证明书、病理报告单和相应检查报告单等,其中死亡证明必不可少。如果找不到被保人尸体,就需要通过法律程序宣告其死亡。按照《民法通则》相关规定,下落不明满四年,或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,从事故发生之日起满二年的,利害关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他死亡。换句话说,即便何勇的计划被顺利实施,戴兰兰也需要等待至少两年,才能拿到这笔保险赔偿金。

  据许浩律师介绍,根据《刑法》相关条例,投保人、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,骗取保险金,即构成骗保罪。但他也指出,何勇失踪后,尚无家属提出理赔申请,“仅仅实施了制造保险事故的犯罪行为,而没有向保险人索赔时,可能不构成保险诈骗罪”。

  文/本报记者 付?? 孔令晗

  摄影/本报记者 付??